证监会离职人员“突击入股”遭严管 世佳科技等17家企业受影响

证监会离职人员“突击入股”遭严管,世佳科技、喜悦智行等17家企业受影响

来源:野马财经 

上市前夕突击入股,涉及巨大的利益问题,因此一直是证监会关注的重点。近日,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突击入股拟上市公司成市场关注焦点。证监会回应称将制定规则,禁止系统离职人员不当入股拟IPO企业 。

证监会的表态背后,一大波IPO企业或受影响。

针对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突击入股拟上市公司,证监会表示:“会始终注重加强对突击入股、利益输送、‘影子股东’、违规代持等行为的监管规范。”

▲图片来源:证监会官网

证监会称,“坚持从防范违法违规‘造富’、维护市场‘三公’秩序、加强监管队伍廉政建设的高度出发,坚持问题导向、举一反三,全面排查在审企业,对存在系统离职人员入股情形的,加强核查披露,从严审核把关,同时正抓紧补齐制度短板,系统规范离职人员入股行为。“

对于市场最为关心的涉及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投资入股的IPO申请,证监会表示“均正常受理,并严格依法推进审核复核程序。”

明泰股份股东中涉及3位证监会离职人员

引发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投资入股拟上市企业事件的首推明泰股份。浙江明泰控股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明泰股份”)是专注从事紧固件产品的生产商,预计此次通过IPO发行募集9.2亿资金投向“汽车标准件研发生产”等三大项目,并计划于上交所主板挂牌交易。

明泰股份产品主要分为螺栓、螺母、异型件三大类,广泛应用于汽车发动机、传动系统、制动系统、转向系统、座椅系统、车身及车身附属装置和安全防护装置、新能源汽车电池包等。

经过多年的发展,明泰股份与众多中外知名汽车制造商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主要客户包括上汽通用、上汽大众、一汽大众等合资品牌汽车生产企业,以及吉利汽车、比亚迪、奇瑞汽车、江淮汽车等自主品牌汽车生产企业,涵盖了国内大部分乘用车品牌。

▲图片来源:明泰股份招股书

虽然有很多知名客户,不过明泰股份的股东阵容算不上豪华。招股书显示,明泰股份上市前多次增资,股东几乎都是公司员工和关联人士,并没有引入知名的投资机构或者战略投资者。

直至2019年9月,也就是明泰股份提交上市申请的前半年左右,6家外部投资机构突击入股明泰股份,且各个来历不凡。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梳理发现,此轮突击入股的6家外部投资机构中,4家投资机构涉及3名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原证监会浙江监管局稽查处副处长倪某某通过平阳朴明持股2.08%;原浙江省证监局上市二处的薛某某通过温州瓯瑞持股1.1%;原证监会IPO主板发审委员宋某某则通过宁波通泰信和宁波通元优博合计持股1.65%。

值得注意的是,平阳朴明成立时间为2019年9月16日,也就是说,平阳朴明成立当日便立即参与了明泰控股的增资。

因为IPO前夕突击入股或牵涉巨大的利益问题,所以证监会始终注重加强对突击入股、利益输送、“影子股东”、违规代持等行为的监管规范。

今年2月,证监会发布实施申请首发上市企业股东信息披露指引,进一步压实中介机构责任,加强股东穿透核查披露,强化临近上市入股行为监管,从严惩治违法违规行为。

对于这种情况,证监会一直坚持建立内审复核机制,对相关企业的审核工作强化内审监督,确保审核过程公平公正、依法合规。

如今,随着明泰股份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突击入股一事引发关注,市场都在关心与此相关的待上市企业上市进程是否会受影响?

对此,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表示“会有些延缓,但不是什么大事。主要是需要中介机构核查和发行人自查,这需要一些时间。绝大部分发行人并没有这种情况,所以不会有太大影响,核查时间也会很快。”

还有

16家企业IPO将受影响?

如果待审企业存在这类股东,需要中介机构充分核查,比如是否存在利益输送、以及资金来源是否合法等,要经得起反复询问。

那么,除了明泰股份外,还有哪些公司的IPO进程会受影响呢?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梳理上述明泰股份股东中的3位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的持股情况发现,宋某某2016年创办通元资本后,通过成立的投资基金进行了多次投资。截至目前,宋某某持股的企业中有3家是待审企业。

其中一家与宋某某有关的待审企业宁波喜悦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喜悦智行”),于2020年7月6日正式提交上市申请,拟登陆创业板。截至目前,宋某某通过其创办的通元资本持有喜悦智行4.8%的股份。

此外,浙江世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世佳科技”)也于2020年12月30日提交了上市申请,拟登陆创业板,截至目前,宋某某通过通元资本持股5%。

从目前来看,宋某某除了已有的3家待审企业外,还有3家企业正处于上市辅导中,2家企业已终止上市审核。

除此之外,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倪某某、薛某某和宋某某还有多家投资企业处于股权融资阶段。

▲数据来源:天眼查、choice

数据整理:野马财经

证监会离职人员“下海投资”遭严管

近年来,证监系统监管干部下海创办私募股权或私募证券基金的情况备受关注。如果这类人士入股拟上市企业,不免会产生利益输送、钱权交易的质疑。

2021年1月,原证监会稽查总队长欧阳健生的受贿以及内幕交易风波,在经历了五年的调查后终于迎来一审判决,其相关涉案金额高达5000万元。

2015年8月,在欧阳健生离任证监会三个月后,因涉内幕交易落马。据叩叩财讯报道,2016年初,欧阳健生从此前的协助调查转为正式刑事拘留之后,该案的定性便是以“特大受贿案”进行侦办,涉及到IPO利益输送的则是“大头”。

对此,按照依法行政、强化监督的原则,证监会正在研究制定相关制度,禁止系统离职人员不当入股拟上市企业,“有针对性采取加固措施,扎紧扎牢制度笼子”。

中国证监会进一步解释:一是明确不当入股情形,重点盯防利用原公权力谋取投资机会、入股过程存在利益输送等行为;二是人员离职前进行专门谈话提醒,要求做出不得违规入股的书面承诺,研究离职人员入股禁止期要求;三是制定专门审核指引,强化发行审核中对系统离职人员不当入股的靶向监管,发现涉嫌违法违纪的,及时移送、从严处理;四是完善内审监督复核程序,严格执行公务回避、与监管对象交往报告等制度规定。

随着证监会监管的加强,对于涉及到的未提交上市申请的企业或者待审企业,还会产生哪些影响呢?对此,王骥跃称“对于存在离职人员入股事宜的,会耽误时间,需要监管局确认不存在违规问题后才能继续;对于不存在这种问题的,几乎没影响”。

你还知道哪些待审企业股东中包含证监会系统离职人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杏彩体育平台_首页 » 证监会离职人员“突击入股”遭严管 世佳科技等17家企业受影响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