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互联网资本化不能搞乱基本民生!

半月谈评论员卢宥伊 李倩薇

2020年12月3日,20岁的蛋壳租客钟春源从18楼出租屋纵身一跳,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

这家愿景是“为每个身处异乡的年轻人提供一个温暖的壳”的企业,在成立之初便依靠高收低租的商业模式和租赁贷的杠杆,跑马圈地、飞速扩张,在全国13座城市握有42万间房源,并于成立的第五年成功在纽交所敲钟上市。

仅仅十个月后的寒冬,多家媒体报道蛋壳公寓陷入资金链危机。成千上万个像钟春源一样怀揣梦想在异地打拼的年轻人,突然发现他们“温暖的壳”在资本裹挟下不堪一击,面临背负贷款流落街头、与房东激烈对峙的绝望局面。

人们为年轻生命感到惋惜的同时,也有了更多反思。在衣食住行、教育、医疗等民生领域,到处都有互联网和资本叠加的影子,其带来的生产效率变革式发展,提升了人民群众的获得感。然而,几十家住房租赁企业连续爆雷击倒的年轻人、困在“算法”里悲剧频发的外卖骑手、在寒风中前途未卜的菜贩,让舆论开始更加审慎看待互联网+资本的模式在中国社会转型中的角色。

1

“吃穿住行”缘何成为

互联网巨头们的围猎对象?

过去十年,中国社会经济处在一个转型期,高速增长期积累的过剩资本急需寻找优质项目。一方面,第二产业面临结构化调整压力,利润率低下,另一方面,摆在资本大鳄面前的,是坐拥9亿多网民的中国互联网,也是全球互联网应用最大的市场。因此,互联网和资本拉起了小手,产业互联网化、金融创新以及服务业证券化等方向成为风口。短时间内,互联网经济给许多行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国家鼓励创新及新业态、新模式等背景下,互联网科技企业扛起创新大旗,谱写了许多通过商业模式创新改变生活的精彩故事。“互联网+”们因其灵活的风控体系和智能化的风险缓释机制,搅活了传统金融行业甚少触及的民生、消费领域。同时,巨大的利益和监管的滞后,导致资本在逐利过程中不受控制地开始野蛮生长。

那究竟哪些领域易获互联网资本的青睐呢?过去几年经验表明,在高需求弹性的领域,如共享雨伞、上门美甲等,通过烧钱换市场份额的模式行不通。一旦停止烧钱,消费者很可能转向,头部企业也很难真正通过垄断市场来予以维持。而消费者具有低需求弹性领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刚需”,则天然散发着资本喜欢的味道。

例如,买菜做饭,是大部分家庭每天必须要干的一件事。千千万万群众下班后上哪里买菜?中间繁琐的供应链整合能带来多少效益?“水果蔬菜”就这样让资本嗅到无限商机,社区团购企业应运而生。和文章开头提到的蛋壳公寓商业模式如出一辙,兴盛优选这样的社区团购头部创业企业,在资本助推下,高买低卖,以小规模资金轻易“控盘”地方社区生鲜采购等刚需民生领域,一旦形成相对垄断,就获得了定价权,以期整合供应链后牟取高利润。同理,医疗、教育、衣食住行等高频次消费的重点民生领域,都是符合刚需特性的“优质猎物”。

相关专家曾测算,按照2018年北京挂牌可租房源14万套统计,长租公寓公司按照“季付”租金,只需要大约30多亿元,就能“控盘”全市的可租房源,即便是“年付”租金也只需要120亿元左右,就能垄断全市住房租赁市场。

这些企业在早期呈现依赖资本的规模投入、野蛮入侵行业的特点。将用户紧密捆绑在平台上,通过信息分析实现生产要素更高效率、更精确匹配,实现金融、个体和万物的连接和流动。对于这一类型平台,成长速度是平台能否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

然而,这种商业模式深刻影响了社会资源的使用和分配,颠覆了传统模式的成本构成和利益分配。被资本飓风“清理”掉的“传统供应链”上,是一个个活生生的小商贩,是家门口起早贪黑、风雨无阻卖鸡蛋的老奶奶。他们的生计,就像社区团购App上一分钱一个的鸡蛋,被忽略,被牺牲,危险来临时,一碰就碎。

2

已经出现了一地蛋壳,

不能再出现一地菜叶

技术进步、效率提升应与基本民生相协调。新业态快速发展,提高沟通效率,降低交易成本,让消费者获得便利,但它们往往利用公共资源管理决策的滞后性,来获取利益,造成一系列违规问题。尤其在涉及民生领域的互联网资本化过程中,体现出危害性。

——阻碍公平竞争,获取超额收益。一些具有规模优势的巨头利用自身市场地位和信息不对称,开始反噬平台用户。一名商家表示,他被区域业务经理威胁签独家协议未果,后台数据直接被改,被迫增加了满减优惠力度。“入驻美团五年以来,平台抽成一路从3%涨到25%。现在线上基本已经不赚钱了,那些只做线上的商家,只能从菜品上压缩成本。”

——滥用市场,向下剥削。大型科技公司掌握海量数据,却往往利用这些数据垄断优势来剥削“杀熟”,实现利益最大化。最近,不少美团会员发现自己的外卖每单运费竟然高于非会员。过去,还有携程用户表示新老客户同一时间购买同一机票、价格不同。更有“与死神赛跑,和交警较劲,和红灯做朋友”的外卖小哥、疲劳驾驶十余个小时才能勉强糊口的滴滴车司机……

——金融风险。互联网企业的高速成长,往往伴随着不理性的价格战:拼命做规模、拼命加杠杆。一头连着金融机构,一头连着民生,杠杆率太大、膨胀系数高企,加之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指导监管缺失,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导致资金链断裂。例如此前,“租金贷”的风险爆发,房屋中介机构可以置身事外,损失则由房东和房客来承担。OFO共享单车爆雷、呆萝卜生鲜电商爆雷、长租公寓企业爆雷潮……圈地失败的企业宣布破产,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而消费者几乎无法追回损失。

——结构性失业和危害社会稳定。造成社会矛盾是民生领域过度资本化的最大风险。互联网平台统揽生鲜上下游的社区团购业务,将消灭数以百万计没有更多教育背景的生鲜行业劳动岗位。业态分布和劳动岗位的保持,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分配问题,涉及到社会最基本的公平。“菜贩们”或许终将会面临职业转型,但这个过程应该是温和渐进的,由社会、政府、个人和负责任的大企业合力完成的。

——价值观扭曲。互联网金融机构基于大数据生成个人信用,五花八门的消费贷产品应运而生,本身是正常的金融创新,但被贪婪的资本滥用后就变了味道。如此前京东金融的借贷广告让农民工借钱升舱引起舆论热议,互联网向少年贩卖娱乐至上,向上班族贩卖焦虑,向中产阶级贩卖生活方式。不少成长在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习惯了消费主义陷阱式的内容输出,选择享受不能承受的“未来”。

3

用好趋利避害的三把“刀”

新事物总在创新和风险的博弈中发展成长。互联网科技已经并将继续给金融业态带来巨大改变。我国在移动支付、线上借贷和互联网保险等领域应用走在世界前列,共享经济更是以远超发达国家的速度实现飞跃式发展。同时,领先也意味着法律规范和风险监管没有成熟的经验可资借鉴。

应当说,金融创新前期跑步进场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应当稳着走路了。互联网资本在民生领域的监管须趋利避害,把握好度,在便捷性和安全性方面找到平衡点。既不能因噎废食,也不能置人民利益和社会稳定于不顾。

——刀刃向内,深化改革。面对互联网平台无疆界、跨空间等特点,传统监管治理体系受到深刻挑战。互联网资本高速发展、体量巨大,对社会公共资源的使用在短时间内产生巨大影响,往往导致系统整体失衡,形成了一个社会治理新课题。在新时期,市场的变化要求公共决策具备信息、组织和管理三方面尽可能透明协同,要把握好开放创新与民生稳定之间的平衡,不让资本脱缰绳。

——在刀口舔蜜的企业当抬头看向远方。12月11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提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传递重大信号。刚刚,市场监管总局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金融管理部门将于近日约谈蚂蚁集团。近期,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针对阿里收购银泰、阅文收购新丽和丰巢收购中邮智递的行为进行顶格处罚。一系列动作向社会释放了加强互联网领域反垄断监管的明确信号,打消了一些企业仍存的侥幸和观望心理,形成了有力威慑,有助于促进、规范整个行业未来健康发展。

科技对产业的赋能具有巨大价值,互联网企业将会成为未来经济社会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是数字化的大势所趋。但在这个过程中,互联网企业也需反思自己的侵略式打法,与公共决策部门积极协同,有意识规划社会公共资源使用,践行自己的社会责任。

——加强需求侧管理,把钱花在刀刃上。互联网平台虽主要由私营部门运作,但实则具有准公共性,一旦形成垄断,其带来高用户成本甚至市场进入障碍,不仅在民生领域有危害性,还可能成为国内大循环的堵点。此前,高层会议首提需求侧改革,就是从制度上保证消费环节不能出现垄断、保护和其他阻碍,将成本降到最低。

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有害消费往往就是金融危机的主要始作俑者,1929年美国大萧条和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都是“鲜血淋漓”的例子。接下来的杠杆分配,应侧重抑制有害需求,引导消费群体把借来的明天的钱,真正花在刀刃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杏彩体育平台_首页 » 半月谈:互联网资本化不能搞乱基本民生!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