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孕期糖尿病,让我看清了婆家人的算盘

怀孕3个月时,我查出孕期糖尿病。陆勋很紧张,一直问医生孩子有没有问题,这病遗不遗传?我心里直打鼓,33岁才怀上这个宝贝疙瘩,生怕孩子有事。

幸好医生说按时注射胰岛素,控制好血糖,注意胎儿体重,应该没有大问题。

回家路上,陆勋一直沉默不语。到家后,他说有事,转身走了。我躺在床上心情烦闷,难道他不知道,这个时候,我需要他安慰开解吗?

睡梦间,被一阵饭香弄醒,我走出卧室,餐桌上摆着四个菜,都是我平日里爱吃的。

陆勋端着大骨汤乐呵呵地走来:“醒得正好,开饭了。”

原来,他是去菜市场买菜,做好吃的给我补身体,我的怨气瞬间消散。

吃饭时,他一直给我剥虾、挑鱼刺,盛饭盛汤。

吃完饭,他扶我坐在沙发上,蹲在我面前,握住我的手:“这个孩子咱不能要,打掉吧。”

“打掉”二字,像刀一般,划过我的心。我愣怔地看着他,猛地抽出被他紧握的手。

“我为了怀孕受了多少苦?中药一碗一碗地喝,足足喝了一年半。你让我打掉?怎么可能!”

陆勋放柔了语气:“孕期糖尿病会让胎儿畸形几率提高,容易成为巨大儿。新生儿会患上呼吸窘迫综合征和新生儿低血糖,低血糖会造成孩子死亡,或是损伤大脑,带来永久性不可逆的神经功能损害。”

一个又一个专业名词把我砸晕了,我说医生说控制好血糖就没问题。他却说他查了很多病例,若是孩子出生后发现问题,后悔就来不及了。

“要是孩子有问题,不仅会毁了咱们的生活,也会让孩子一生受苦。”他深深蹙眉,满脸不舍。

可若真的不舍,又怎会让我打胎?我的目光定在陆勋脸上,突然间觉得,眼前这个共同生活了2年多的男人好陌生。

“如果下次怀孕,我依旧有孕期糖尿病,怎么办?”我死死盯着他的眼睛。

陆勋在我尖锐的目光下,低头沉默不语。我起身,拿了包和手机,径直离开。

他的声音透过门板传了过来:“佳佳,你考虑清楚,这个孩子真的不能要!”

路上,橙黄色灯光透过车前窗,一晃一晃地扫过视线,我的泪不受控制地流下。

千辛万苦怀上这个孩子,孩子他爸却逼我打掉。他只想着孩子有问题会怎样,难道就没想过,若是孩子健康,不就等于亲手杀了自己的亲生骨肉吗?

不想回娘家让爸妈担心,我开车去了酒店。进了房间,坐在床边,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流发呆。

我和陆勋是相亲认识的,那一年我30岁,妥妥的大龄剩女。

研究生毕业后,我进入一家大公司,一路拼杀到部门经理的位置。忙完学业忙事业,时间一晃,就到了最尴尬的年龄。

爸妈到处托人帮我介绍对象,多次相亲后,我死心了。所谓相亲,就是条件匹配,他们关注的都是我的年薪和家庭条件。

来相亲的男人,油腻显老,俗不可耐。这不是我想要的爱情,更不是我想要的婚姻,我开始拒绝相亲。

陆勋是我妈的好闺蜜王姨介绍的,实在推脱不开。我想走个过场,没想到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

他约我在一家书吧见面,全程没有问我家庭情况、工作收入,而是跟我聊音乐画作,聊书和电影。经历了几次惨不忍睹的相亲,我对他好感大增。

陆勋家庭条件不好,工资不高,可我本就不看重这些。唯一的问题,是我比他大三岁。

“女大三,抱金砖,我喜欢你,我爸妈会支持的。”他举手起誓,我在他温柔的目光里沦陷。

我是个宅女,陆勋阳光好动。他带我爬山、野营、划船、攀岩,我好似推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我俩的感情迅速升温,爸妈虽不满意他的经济条件,可想着我这岁数,碰到个投脾气的不容易,便同意了。

交往一年后,我们结婚了。婚房只付了个最低首付,装修费一家一半。彩礼2万,嫁妆是一辆30万的车,外加婚房全部电器。

我年薪18万,在这个小城市还算不错。陆勋的工资只够还贷,家里大小开支都是我负责。因为在婆家吃晚饭,每月我还额外给公婆3000生活费。

朋友说我傻,可到了我这个年龄,钱财都是身外物,我只想有个幸福美满的家。

婚后我一直没怀上孩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身子虚,需要喝中药调理。中药一喝就是一年半,每次我喝完都想吐,却咬牙坚持,为了怀上宝宝,再苦都不怕。

终于,我怀孕了,陆勋和公婆都很高兴,对我照顾有加。如果没查出孕期糖尿病,我的生活本该幸福美好。

手机铃声打断我的思路,是婆婆的电话。我本以为她会安慰我,没想到她开口就要我打掉孩子。

“佳佳,孩子得打掉。要是真生个有问题的孩子,你们一辈子就毁了。”

“你也知道是‘要是’,不是‘一定’。我的孩子也太可怜了,还没出生,亲爸和奶奶就想杀掉他。”我平时对婆婆说话很客气,可这次,我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你这孩子,我是为你好,生下个有毛病的孩子,得糟心一辈子。”婆婆冷了语气。

“我自己的孩子,我会负责。”我挂断电话,趴在床上,泪流不止。

不知哭了多久,我冷静下来。孩子在我肚子里,无论他们怎么说,我都不会放弃。

我上网查了许久,孕期糖尿病的确有可能造成陆勋说的那些后果,但只要控制好血糖、体重,就能大概率避免。

我既然把孩子带到了这个世界,就不会轻易放弃他。更不会为了这一点可能,去扼杀他的生命。我一定会尽全力,安全健康地生下他。

陆勋和公婆的态度让我很失望,我甚至有了离婚独自生养孩子的冲动。可一想到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爸爸,实在可怜,我还是决定给陆勋和公婆一个机会。

第二天早晨,我去了公婆家,想跟二老说明白。我开车到了楼下,竟发现陆勋的车停在楼前。

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单位上班,怎么会在公婆这?我心下狐疑,悄悄上了楼。

公婆家防盗门上的通风门开着,我才走到门侧,就听婆婆的声音透过通风门传来。

“一定得让任佳打掉孩子,要是生出个有毛病的孩子,就是个无底洞!到时候她的工资和娘家老本都得搭进去。”

“孩子打掉,你就跟她离婚,找个比你小几岁的,生个健康的孩子。”这是公公的声音。

“离婚的事等等吧,我的工资都还房贷了,没了任佳,日子过不下去。有合适的人选,先找着,我再跟她离婚。”陆勋的声音很冷漠。

“对,别在她面前表现出来。咱们当初只考虑经济条件了,忽略了年龄问题,真是失误。”

陆家三口的话,刀一般扎在我心口。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下的楼,怎么回的家。

这家人太可怕了,他们谋算着我的年薪、我娘家的财产,陆勋娶我,不过是让我帮他家填坑!

那些对我的好都是假装,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台傻到了极点的提款机!

我失魂落魄地回了家,我要跟他离婚。可这事必须让他提出来,否则,他一定会为了多分钱耗着不离。

下午,陆勋下班回家,看见我格外吃惊,问我怎么这么早下班。

“我辞职了。”我装出一副无事的样子,平静地说出这句谎话。

陆勋弯着腰准备拿拖鞋的手顿在半空,直愣愣地盯着我,看到我点头之后,他连鞋都没换,就飞到了我面前:“你是不是怀孕怀傻了?年薪18万的工作,说辞就辞?!”

说完,他拿起茶几上的手机,递向我:“你上级不是你闺蜜吗?给她打电话,让她想办法拦下你的辞职信。快!”

我双手抱臂,摇摇头:“我决定生下孩子,以后要亲自照看他,必须辞职。”

“这个再商量,你先保住工作。”说着,他拨通闺蜜的电话,我抢过手机挂断。

“没用的,我直接找的大领导,公司已经批准了。”

他看着我的眼神,从愣怔到愤怒再到狠戾。

“离婚!孩子打掉,我不会让你生下他!”他对着我咆哮,一向柔和的面容扭曲变形。

虽然心里早有准备,我还是被陆勋突然变脸的样子吓到了。

“我辞职了,你就要离婚?”我故作惊愕。

他冷笑连连,用手指着我的额头:“你舅舅、你姥爷都有糖尿病,什么孕期糖尿病,你这是家族遗传病,你是在骗婚!”

没错,我舅舅、姥爷都有糖尿病。不过他们都是五六十岁才得的,根本不是家族遗传。

难怪,那天在医院,陆勋问医生,孕期糖尿病有没有可能是家族遗传。原来,他心里是这样想的。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平息愤怒的情绪:“离婚可以,但你家必须退还我装修费和电器费。”

“当初,是你自愿掏的装修费,又不是我逼你要的。还有这些电器,你大可以卸下来搬走。”他双手叉腰,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我几乎窒息,我千挑万选的男人,竟是这种货色,我真是瞎了眼。

我俩谈不拢,陆勋打电话叫来了公婆。我怕自己吃亏,偷偷给爸妈发了微信。公婆家住得近,他们很快就赶来了,跟陆勋一起讨伐我。

他们一家人怒斥我隐瞒家族遗传病史,说我骗婚害得陆勋成了二婚,婚礼更是赔了不少钱,我应该赔偿他家损失。

公婆轮番上阵,陆勋跟着帮腔,三人丝毫不顾虑我是个孕妇,寸步不让。我只是默默听着,一句也没还击。在这种情况下,我必须保护好自己。

趁他们不注意,我跑回卧室,反锁了门,给小区物业打电话。

保安很快赶来,有他们在,公婆和陆勋都不再说什么。我爸妈赶到后,顾不得跟公婆理论,直接带我回了家。

一路上,爸妈都在自责,后悔没帮我把好关。我知道,这是我的错,我必须勇敢地面对一切。

陆家不退装修费和电器费,还要平分我手里的30万存款,并要求我离婚前打掉孩子,我全部拒绝。

这场拉锯战费时费力,养胎的我根本撑不住。我只得找了王姨当中间人,王姨的老伴儿是陆勋的领导。陆勋工资不高,却是铁饭碗,又面临升职,不敢惹怒领导。

一开始,陆家据理力争,王姨说让老伴儿把所有事如实告之单位后,陆家怕了。

最终,我带走了30万存款,陆家把装修费电器费折算给我,三年的房贷我不追究。孩子由我一个人负责,和陆勋没有任何关系。

就这样,怀孕4个月时,我俩离婚了。

很多人劝我打掉孩子,我一一拒绝。经过这次,我对爱情婚姻都很失望。现在,我只想生下宝宝,与他相依为命。

我跟公司申请,换到了清闲的职位,薪水虽然减半,却有更多的时间运动、休息。

孕期,我严格控制饮食,三餐前打胰岛素,每日多次检测血糖,坚持散步一小时。

因为测血糖,我的十个手指头都快扎烂了。肚皮和大腿内侧因为频频打胰岛素,又肿又硬,我一直咬牙坚持。

孩子体重控制得很好,出生时6斤6两,一出生就去了暖箱观察。观察了三天三夜,医生说孩子一切正常。

我抱过孩子,泪流满面。

不过,这一切都过去了,以后,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给他最好最暖的爱。

产假之后,我回公司上班。我妈和保姆一起照顾宝宝,我很放心。

当务之急,是开展自己的事业。这样,我才能恢复甚至超越以前的收入,给孩子更好的生活和教育。

我比之前更拼,每天4点起床,看书、听课,抓紧一切时间学习充电。中午,短暂的午休后,我会继续工作,在不影响工作的情况下早一些回家,陪伴孩子。

孩子入睡后,我会做明天的工作准备,处理邮件回复等各项工作。

周末,我尽量不加班,陪着孩子去接近大自然,感受不同的环境。虽然每天都很忙很累,内心却异常充实。

两年过去了,宝宝身体健康,又高又壮。我也在自己的努力下,恢复了部门经理的职位。

王姨每次提起陆勋,都很气愤。说他相亲了两年,一次没成,真是报应。

没想到,陆勋会找到我,要求复婚。我想,他是看孩子健康无事,又发现我没辞职,才这样不要脸地来找我。

我当即拒绝,他竟然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复婚,他就去法院告我,要回儿子的抚养权。

我淡淡一笑:“你去吧,我随时恭候。到时把离婚协议带上,把你不肯给抚养费的内容给法官看看。再让王姨做个证,告诉法官你是怎么逼我/打/胎的,你看法院会不会把儿子判给你。”

陆勋垂头丧气地走了,大概他没想到,一向温和的我,也会有这样正面刚的时候。

曾经,为了家庭,我可以妥协。现在,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自己够强大,够勇敢,有没有所谓的家,都能活得精彩。

以前,我在意别人的目光,现在我坦然而从容。我依然相信爱情,但下一次,我会擦亮眼睛,好好考察,绝不会再因为年龄,而匆匆踏入婚姻。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杏彩体育平台_首页 » 得了孕期糖尿病,让我看清了婆家人的算盘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