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途纪:寸草春晖 母爱护佑塔图姆一路顺遂

蒸腾的暑气在晴明的日色下笼罩着圣路易斯,萨尔南拱门弯伏着背脊,迎来送往着密西西比河畔摇荡的熏风,也悄然滋长了无数懵懂少年炽热的希冀。

伴随着上课铃声振响,杰森-塔图姆乍然敛回自己飘向窗外的无限遐思。

老师漫不经心地扫视着教室里那群满脸稚气的学生,随口说道:“咱们这堂课来聊聊梦想吧,你们的梦想都是什么呢?”

学生们都争先恐后地扯嗓叫嚷着,塔图姆从语笑喧哗中听到了教师、医生与律师等词汇,而那些都与他自己的答案迥然不同。眼见塔图姆保持沉默,老师缓步走到他的桌前,抬声问道:“那你的梦想呢?”

塔图姆犹豫了片刻,怯声怯气地应道:“我想成为职业篮球运动员。”

闻言,学生们顿时哄然大笑。老师也耸了耸肩,轻声笑道:“你的梦想可真是令人振奋,但是你应该现实点。”

塔图姆愈感窘迫,低垂下头,耳根发烫。

彼时的他并不知道梦想所代表的是世俗的闻达或脱俗的释惑,是平凡的归宿或非凡的求索。他只知道,自己盼能追随父亲贾斯汀-塔图姆的脚步,奔向那片沸腾着热血又闪烁着辉光的篮球场。

沮丧不已的塔图姆回家后向母亲布兰迪-科尔提起此事,布兰迪当即火冒三丈,她在翌日带着塔图姆来到学校,凛不可犯地与那位老师厉声争论。

塔图姆时至今日仍然对母亲在那天所说的话印象深刻。布兰迪如是说道:“老师,恕我直言,我的儿子已经回答你的问题了,你应该鼓励他追寻梦想,而非打击他的信心。我总是这么跟我的儿子说,有梦敢追,远志可遂。”

“我的妈妈是我最好的朋友。”塔图姆在日后时常念叨道。

布兰迪在高中时期与贾斯汀相恋,学业优秀的她本考虑到麻省理工学院研修生物医学工程,但由于难以负担昂贵的学费,她决定接受排球奖学金前往田纳西大学。在布兰迪高中毕业前,刚与贾斯汀分手的她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年仅十八的她在思虑再三后决定生下孩子独自抚养,并带着孩子就近来到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就读。

塔图姆自小跟随着布兰迪在大学校园与兼职机构之间来回奔波,为了兼顾学业与生计,焦头烂额的布兰迪每天只能睡上四个小时。她白天抱着塔图姆到教室听课,但任课的教授一度拒绝让布兰迪带着塔图姆进入教室,布兰迪对此徒呼奈何,她叹道:“我是学生,我的儿子也没有扰乱课堂。我们班里约有两百人,我们坐在最后一排,塔图姆一直都很安静。”

等放学后,布兰迪会先把塔图姆带到家再出门工作,待到她疲倦不堪地下班回家时,塔图姆早已熟睡入梦。

“有无数个夜晚,当我回到家时他已经睡着了,我一整晚都会抱着他。那段时间真的很难熬,但我反复提醒自己别被生活压垮。”布兰迪回忆道,“我还记得,有一天我妈突然给我打电话,她说那个小家伙第一次自己翻过了身。我当场崩溃大哭,万般情绪难以言喻。”

苦心人总归天不负,布兰迪用了十余年的时间攻读学业,先后获得了传播学、政治学与法学的学位。

正如布兰迪对塔图姆所说的,有梦敢追,远志可遂。

塔图姆在回想起他的童年生活时,脑海中的记忆碎片写满了那些晦涩难懂的专业词汇。

塔图姆总是兴味索然地乱翻着布兰迪的大学课本,轻声念叨着:“妈妈,我以后想要打篮球。”

“当然可以,但你必须要很努力才能办到。”布兰迪应道。

当时塔图姆的父亲贾斯汀是圣路易斯大学的篮球运动员,布兰迪时常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带着塔图姆前往现场观赛。在中场休息时,塔图姆总抱着篮球跑到球场上随意扑腾,而贾斯汀也乐此不疲地陪着塔图姆玩闹,并适时向他传技授业。

尽管贾斯汀在大学毕业后转赴海外联赛打球谋生,但塔图姆对篮球的满腔热爱并未就此消弭,他自己回忆道:“我刚学会走路时就已经开始练球了,从我爸爸的赛场照片里还能看到我的身影呢,所以篮球比赛从一开始就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在塔图姆下定决心奔赴篮球道路后,布兰迪对其学业成绩的要求却变得愈发严苛。对此,塔图姆起初并不理解,他凭借着自身的卓绝天赋与勤恳态度从同龄球员当中脱颖而出,但他却不得不花费更多时间来完成功课,而一旦他的成绩未能达标,布兰迪将拒绝带他参加周末的篮球比赛。

“我只是不想让别人觉得他除了篮球以外一无是处。”布兰迪坦言。

而塔图姆每回都抱怨道:“好吧,但你要知道,我那些朋友的妈妈可没有这些规矩。”

沉重的生活压力轧得布兰迪难以喘息,可她始终坚信自己的付出终将获得回报,她历身苦难而更为勇敢,从不介怀也毫无怨言。塔图姆能否玉琢成器对布兰迪而言并非必竟之事,她只希望塔图姆在成材之前以成人自勉,在谋事之前以修身为先,即使是今后未能功成遂愿,塔图姆的人生道路至少也不会大谬不然。

在塔图姆的逐梦路上,布兰迪既是最坚定的支持者,也是最谨慎的守护人。

少不更事的塔图姆不知道布兰迪为他扛下了多大的压力。

布兰迪不停地更换着自己的身份,从包装工变成保险员,又从销售人员变成撰稿作者,可是塔图姆并不了解,母亲的多重身份只不过代表了繁重的兼职工作。

直到五年级时,塔图姆看到了张贴在家门口的那张通知单。无力偿还贷款而强制取消抵押品赎回权,通知单上所写的是塔图姆从未见过的陌生词句,但他从布兰迪浑身颤抖的反应中隐约能够猜到,那间破旧的砖瓦房可能已经不再属于他们了。

布兰迪扑进房间,埋头嚎啕大哭。

“她开始放声哭泣,而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我很想要帮上忙,但那时候的我还是个孩子,我真的无能为力。”塔图姆在日后嗟叹道。

在那一刻,塔图姆才真正意识到了生活的压力之大与母亲的持家之难。

半晌过后,正发愣的塔图姆看到布兰迪缓步走出房间,她眸底的深泉晃荡起哀伤的情绪,可眼角的褶纹却层叠出勉强的笑意。

“你别担心,我会想到办法的。”

塔图姆点了点头,闷声不吭。从那天起,布兰迪再也没有听到过塔图姆的一句怨言。

在塔图姆八岁那年,饱受伤病侵扰的贾斯汀决定结束球员生涯回到圣路易斯,并开始亲身指导塔图姆的篮球训练。

塔图姆每天早晨五点半定时出发参加训练,在晨读铃响前完成时长90分钟的训练计划,而等到放学后,他则跟随着查米纳德学院预备学校的学长布拉德利-比尔进行训练。布兰迪的高中排球教练贝斯塔正是比尔的母亲,两家人私交甚笃,而受布兰迪所托,比尔也不遗余力地帮助塔图姆提前适应更高级别的对抗训练。

“我记得塔图姆那时候家贫如洗,所以我很尊敬他的母亲布兰迪,她是一个真正的勇士。”比尔回忆道,“她把塔图姆照顾得无微不至,没有人比她更加疼爱塔图姆,也没有人比她更加支持塔图姆。塔图姆一直都受此激励,他所秉持的信念就是他必须为了母亲而出人头地,因为他的母亲已经为他付出了所有。”

如比尔所说,布兰迪已经为塔图姆付出了所有,而塔图姆也在尽可能地帮布兰迪减轻负担。尽管训练任务繁重,但塔图姆回家后都会自觉完成功课并做好家务,甚至会在布兰迪加班时亲手为她准备玉米卷。

对此,布兰迪感慨道:“他真的太懂事了,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等到高中时期,天赋异禀的塔图姆在当地已是声名鹊起,越来越多的球探涌入查米纳德学院预备学校对塔图姆进行考察。此时刚当选新科探花秀的比尔也不忘引荐塔图姆,他本想带着塔图姆到著名训练师德鲁-汉伦麾下参训,但汉伦起初不愿向初出茅庐的高中生提供指导。比尔再三向他恳求:“拜托了,你一定要相信我,他真的与众不同。”

在汉伦勉强松口后,比尔当即把塔图姆带到汉伦的面前。随后,塔图姆所展现出的非凡天赋与高超球商令汉伦当场折服,一如巧匠得见璞玉,汉伦仔细打磨着塔图姆的训练技巧,而塔图姆也如饥似渴地汲取养分以促蜕变。

“未来的状元秀此时正在我身边练着呢。”训练间隙,汉伦时常发短信给凯尔特人的球探主管戴夫-勒温。也正是从那时起,凯尔特人的球探部门开始对塔图姆进行密切关注。

获得汉伦指点的塔图姆在高中赛场所向披靡,他在连斩疯狂数据的同时还带领查米纳德学院预备学校勇夺州冠军,他在全美高中生排行榜稳居前五之列,并收获了多所篮球名校抛出的橄榄枝,其中包括享誉全美的杜克大学。

在接到杜克名帅老K教练的招募电话时,布兰迪不禁喜极而泣。她说道:“只有当你完成了学业,老K教练才会退役你的球衣,这对我来说尤为重要。我知道很多杜克球员都会返校争取学位,我对塔图姆说,他无论如何也要做到。”

与杜克达成加盟意向后,塔图姆长舒了口气,他回到家打开电视打算稍作放松,而布兰迪见状,直接举起遥控器假充采访道:“要是赛后有记者问你正在想些什么,你会怎么回答?”

塔图姆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不会有人这么问我的。”

“会有的,”布兰迪目不转睛地盯着塔图姆,一字一顿地说道,“等到你成为最好的球员之时。”

“塔图姆是为篮球而生的,马克尔-富尔茨的选秀顺位可能会比他高,但我相信塔图姆的天赋更强。”ESPN分析师乔-比拉斯如是评价道。

但就在比拉斯亲赴现场考察塔图姆的那场大学季前赛上,塔图姆扭伤脚踝提前退场。

当时布兰迪正在医院照顾年迈的父亲,在听说塔图姆意外受伤的消息后,她手忙脚乱地拨打了杜克助教乔恩-沙耶尔与杰夫-卡佩尔的电话,可电话却迟迟未能接通。

“拜托你们快给我回电话吧,我的孩子还好吗?”布兰迪如坐针毡地等待着他们的回电。

最后,心急如焚的布兰迪决定自己订机票飞往北卡罗来纳州,她想要第一时间陪在塔图姆左右。幸而塔图姆伤势无碍,赶到达勒姆的布兰迪被告知她的儿子只需休养数周时间。

布兰迪在事后说道:“其实我当时另怀心思,要是他想要带伤出战,那我至少可以及时拦住他,我不允许他冒这个风险。”

塔图姆因伤缺席了杜克在本赛季的前八场比赛,待到伤愈回归,他的状态也无可避免地出现起伏。

但伴随着赛季的深入,塔图姆逐渐展现出扎实的基本功与纯熟的进攻技巧,化身为杜克蓝魔无坚不摧的破防利器,而他渐入佳境的出色表现也令凯尔特人少帅布拉德-史蒂文斯夸赞不已。

在考察过塔图姆的比赛表现后,史蒂文斯直言:“我现在还不知道我们今年的选秀签位,但我们只有抽到前几顺位才有可能得到他,他必定前途无量。”

如史蒂文斯所愿,那年的凯尔特人抽到队史首个状元签。犹豫再三后,凯尔特人决定与手握探花签的76人互换选秀权,最后富尔茨当选状元秀,塔图姆则成为探花郎。

曾断言塔图姆天赋强于富尔茨的比拉斯仍在坚持自己的观点:“选秀最难的地方在于你不仅要考量球员的现在,还要预估球员的未来。看着吧,塔图姆在三到四年后将非同凡响,他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球员。”

而终遂所愿的塔图姆无暇展望自己的锦绣前程,他回首顾盼,一路随行的布兰迪早已热泪盈眶。

至爱无言,塔图姆已习惯用行动说话。他在签下首份合同后回到圣路易斯成立了援助单身母亲的非营利性组织,而那间刻着岁月痕迹又满映亲情光辉的砖瓦房,在重新装修后也成为了该组织向单身母亲提供的过渡性用房。

布兰迪曾经慰勉稚儿,有梦敢追,远志可遂。

塔图姆今时感念母恩,昊天罔极,寸草春晖。

你且看他那灿烂星途,逾年历岁,惟爱相随,也惟爱增辉。

(Tree)

本文来自:NBA官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杏彩体育平台_首页 » 星途纪:寸草春晖 母爱护佑塔图姆一路顺遂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